QIII

|胜出|谁说O不能装A(24)

我也爱他们呜呜呜呜呜😭

叹歌:

胜出only


ABO,避雷注意


爆豪是A,出久(本来)也是A(嗯?)


轻松+致郁,HE(大概)




原创角色比重略大的一篇文,非常恶俗狗血,OOC严重,没看过的真的别看了呜呜呜


lof发布的均为初版,本子中会修补各种BUG。


这个文,真的,写的不好!而且特别雷!






BGM:小雨写立可白


伴随了我很多年,每每听都觉得被震撼到的音乐,希望大家都可以听一听~






前文戳:




1~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part.24








绿谷出久,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




头发蓬蓬卷卷的,脸圆圆的,眼睛大大的,笑起来傻傻的。






还记得那时候是夏天,非常热的夏天,一起穿着短裤衬衫,带着帽子,去森林里抓虫子。




孩子王的自己在前面走,大家都跟在身后,可那个小小的,软趴趴的小东西,身体里却总有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气息。




闪闪发光的眼神,无论对谁都是像阳光一样的笑容,是不应该属于他的。




因为他是废久啊。




一个无个性的废久。




一个根本保护不了别人,还被自己起了侮辱绰号的废久。




这样的绿谷出久,怎么可以有那种眼神。




怎么会有那种,像英雄一样的眼神?








小胜真厉害!




小胜最厉害了!




小胜……




……




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?




从小一起长大,一起玩,一起调皮,喜欢的偶像也是同一个人。




可那种东西究竟从哪里开始不对了?




从哪里开始,他蠢得要死的笑容,突然消失,又是从哪里开始,他崇拜的眼神,变得戒备胆怯?




究竟哪里出了错?




为什么会这样?




为什么一个弱的要死只配被圈在怀里保护人,却妄想跟自己站在同等的位置上?




为什么不愿意一直跟在他身后称赞羡慕,非要站到他身前来?




绿谷出久凭什么?




凭什么即使搭上性命也要来撕碎他的自尊?




是谁的错?








都是废久的错。








谁让他向自己隐瞒Omega的性别、谁让他非要做英雄、谁让他突然有了个性!




谁让他再也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对自己笑过!




所以都是他的错!会嘲笑他、打他、骂他、烧他的本子、叫他去跳楼,都是废久的错!




是废久的错。








是废久的错吗?








不是出久的错。








是自私自利的爆豪胜己,是拥有者强大个性的他,不知体谅那孩子的痛苦。




是尖酸刻薄的爆豪胜己,日益加剧着对他的刺伤,才会磨光了他眼底的温柔。




是不敢直面过错的爆豪胜己,扭曲的自尊在作祟,把他越逼越远。






出久错了吗?






他还是错了。






他错在不应该给叫爆豪胜己的混蛋那么多宽容。








手术室的红灯好亮,很刺眼。




走廊里回荡着女孩子们的啜泣,还有绿谷引子的哭声。




“刚刚成功的把插在他右肩左腹还有大腿上的三根钢筋拔出来了,还好没有伤及重要脏器,不过他失血多过,身体多处骨折,现在我们在努力把他身上的……”




饭田天哉和八百万百搀扶着绿谷引子,她凉冰冰的手颤巍巍的抹着眼泪,被医生的话吓到几度要昏厥。




手术持续了五个小时。




还在进行。




“爆豪少年,你去休息会儿吧?你也受了不轻的——”




欧尔麦特没有再说下去。




他没有说话,始终没有说话,他让医院做了简单的包扎和紧急处理之后,就一直站在走廊里,五个小时没有动过一下。




眼前的爆豪胜己是从没见过的颓废,他还穿着沾满了血的衣服,身上的灰尘也没被拍掉。




仿佛那些狂傲都被抽离殆尽,眼底净是虚无和麻木,身体只剩个残败的空壳。




除了石灰泥土和血腥的味道,茶树花一样好闻的信息素,也在走廊里流淌着,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闭口不谈。




敌人在另一层楼,被关在特殊的病房里,由麦克和相泽消太看管。




还好欧尔麦特他们到的及时,虽然没能救得了绿谷出久,但是至少阻止了失控的爆豪胜己。




明明平时都一直在教育他们,就算是敌人,也不可以对很有可能是被诱导的小孩子下手,可这天没有一个人责怪他差点杀掉那个女孩。






手术室的红灯真的好刺眼。




他哪怕是低着头,那光线也在烧灼着他的眼睛,还有心脏。




绿谷出久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?




对自己来说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


从小他就是自己身后的跟屁虫,这种身份不值得思量。




就像王者身边必定会聚集拥戴者,就像小时候跟绿谷出久一样跟在自己身后,现在却早就失去联系,也不会想起的那些人一样,这种身份是没有价值的。




可如果只是个随波逐流的平凡的小草,那为什么从小就会对他有异于他人的想法?




从幼稚园起就希望他分化成一个Omega,这样的存在真的只是那一众拥戴者中的一个吗?




不,这种不同寻常的价值和期盼,不是拥戴者。




那是什么?








随着时间渐渐地流逝,气氛也渐渐紧张起来。




手术的时间拖得越长,对绿谷出久的身体就会越不利。




事发的时候还是中午,可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好久。




“阿姨,您这样等是不行的,我们带您去吃点东西吧?”




“我没事的…谢谢孩子们……”




“这样真的不行的,阿姨也不想绿谷出来的时候看见您憔悴的样子吧?”




八百万百和丽日御茶子好不容易劝着绿谷引子和他们去吃饭,几个也男生准备跟着他们一起去买东西回来分给大家吃。




“爆豪,要不跟我们去走走吧。”




切岛锐儿郎担忧的看着爆豪胜己,可他只是为他们挪出了路,靠到了另一侧。




“走吧。”




轰焦冻拉住切岛锐儿郎的肩膀,摇了摇头。








时间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。




它太过缓慢,让人实在难以在漫漫记忆里找到变化的根源,可也异常迅猛,一转眼就能让一切支离破碎,打得人措手不及。




到最后,竟然都没能好好地叫一次他的名字。




小胜,如果我真的跳楼了,你会开心吗。




他只是不停地想着这句话,还有绿谷出久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,和为他的每一次流泪。








已经八个小时了。




他真的还能从这里平安的被推出来吗。




还能让他温暖的双手,再搂紧自己一次吗。




爆豪胜己忘不了那种触感,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,他不停涌着鲜血的身体,软绵绵的,像个坏掉的木偶一样倒在他的怀里,不管把他搂得多紧,他都不会再说一次小胜真好闻,更不会回抱住自己的脖子。




就要这样和他告别了吗。




只能让绿谷出久带着他给予的伤害,千疮百孔的离开这人世了吗。




甚至都不能最后给他一次机会了吗。




想要传达的心意……




应该说的话……




一定要道歉的事……




难道永远……




“手术成功了!度过危险期了!不过他失血太多,会昏迷一段时间,哪位是家属?”




走廊里回荡着欢呼声,欧尔麦特也没忍住流出了放心的眼泪,刚刚回来的绿谷引子,被他们搀扶着,也差点因为激动而倒地。




“没事了!没事了!太好了……!”








爆豪胜己的身体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虚脱过,直到此时他身上的伤口才开始隐隐作痛,失去知觉的双腿才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


他的眼睛终于又有了光。




他向前挪着步子,突然放松下来的身体,不知是刻意这样做,还是没有站稳。




爆豪胜己跪在了绿谷引子的面前。




“孩子你怎么了?”




绿谷引子尝试去拉起他,但是他丝毫未动。




“对不起,是我没保护好他,是我把出久害成这样的。”




“没事的,孩子你快起来,啊……”




绿谷引子隐约的认出他,是小时候的出久总在她面前提起的那个很厉害的玩伴。




“你是…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名字,不过我记得你们小时候就是同学吧?孩子你不用这么自责的,你们只是同学,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,我还要谢谢你救了他,不然出久现在可能已经……”




只是同学吗。




“我不是他的同学。”




“诶…?”




仰慕建起了陪伴,厌恶也搭建了排斥。




和他玩过,笑过,被自己欺凌过,嘲笑过。




争吵,打架,拥抱,接吻。




这种关系究竟算什么?




同学?还是敌人?




都不是。




应该要去承认的东西,需要去正视的人。




不能再躲避了。




“我不是他的同学,”




爆豪胜己抬起了头。




“我是他的恋人,”




“……和同伴。”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




哎,我爱他们。


从没有这么让我难受的幼驯染。边写边哭。




装A本预售戳:❤❤❤

评论

热度(319)